团队成员

当前位置:首页>团队成员
杨天意
杨天意经济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、新型犯罪案件辩护律师,经济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核心成员

执业证号:14401202010199639
紧急刑事案件咨询可直接电话联系或添加微信(手机:19875115776 微信:jjzbf5776)

杨天意律师:经济犯罪辩护与研究中心秘书长、新型犯罪案件辩护律师


业务领域:

新型经济犯罪、传销犯罪、非法经营类犯罪、金融犯罪等

杨天意律师毕业于暨南大学,获法律硕士学位、经济学学士学位。杨天意律师曾就职于国内某大型证券公司投行部门,具有多年金融行业从业经验。自执业以来,杨天意律师结合过往工作经历及复合型专业背景,致力于新型经济犯罪辩护的研究及实务工作,长期关注新型经济形态、新型商业模式的法律合规及风险防控,积累了丰富的工作经验及成功案例。

 

杨天意律师典型案例:

杨天意律师办理过多起刑事案件,曾为多位民营企业家提供辩护。杨天意律师擅长解析新型商业模式,在深度剖析、分解商业模式的基础上,全面掌握案件的刑事风险点,以及罪与非罪的临界点,从而有针对性地提出刑事辩护方案或风险防控预案。杨天意律师的办案风格自成体系,并在实践中取得了良好的效果。

杨天意律师已办理或正在办理的典型案件部分列示如下:

罗某被控非法经营罪案

【“虚拟货币”涉刑事犯罪典型案件】

诈骗罪,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改诉非法经营罪,检察院大幅降低建议量刑刑期

本案为典型的开设虚拟货币交易所、发行虚拟货币涉嫌刑事犯罪的案件。侦查阶段,公安机关以罗某涉嫌诈骗罪,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立案侦查。经过辩护律师对本案开设虚拟货币交易所、发行虚拟货币行为模式的分析,认为本案不具有诈骗目的,不构成诈骗罪或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,应认定为构成非法经营罪。在审查起诉阶段,公诉机关接受辩护人观点,以非法经营罪提起公诉,并将建议量刑的刑期从十年以上大幅降低为三至五年。

 

张某被控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案

【“购物返利平台”涉传销犯罪案件】

【主犯改从犯,刑期大幅降低,案件发回重审】

本案被告人系某“购物返利平台”区域负责人。公诉机关认定其为传销组织领导人员,对其建议量刑八至十年。辩护律师在二审阶段介入,通过对该平台经营模式、组织架构、层级结构的分析,认为张某的行为及其所在的层级不属于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的领导人员,并对其应认定为从犯进行了严密的法律论证。二审法院在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后,经过慎重考虑,将本案发回重审。

 

郭某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案

【“新零售”经济下“社交电商”模式涉刑事犯罪典型案件】

本案被告人系某知名化妆品企业负责人,该化妆品依托微信平台,以“社交电商”模式进行品牌营销和产品销售。当地公安机关认为其“社交电商”的模式涉嫌传销,遂以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对郭某立案侦查。辩护律师经深入解析公司商业模式及“社交电商”营销模式,认为该模式系依托于互联网和社交媒介,对传统经销模式进行的二次创新,本质上仍然是一种经销模式,而不是传销。辩护律师认为,本案系由于司法机关对新经济形态的误解与误判,进而造成了刑事司法对民营经济的不当干涉,对企业以及品牌形象、企业家的个人声誉都造成了负面影响。有鉴于此,辩护律师依法据理,形成法律文书数篇,与公安机关进行了多次交涉。目前本案正在办理中。

 

吴某被控集资诈骗罪案

【民营企业家涉刑事犯罪典型案件】

本案被告人系某民营企业负责人,公司业务涵盖零售、餐饮、旅游、社区服务、投资等多个领域,公司经营实体数十个。因其融资渠道存在一定不规范,公安机关以集资诈骗罪对其立案侦查,并由公诉机关提起公诉。辩护律师经分析其融资模式、经营模式后认为,该案系典型的民营企业家涉刑事犯罪案件,被告人经营了大量实体企业,虽然融资端存在一定不规范,但不存在骗取并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及行为,不构成集资诈骗罪,并形成法律意见提交案件承办人员。目前该案正在办理中。

......

(限于篇幅,仅作部分列举)

杨天意的成功案例

  • 走私辩护团队新增三件“低报价格”走私案获得相对不起诉 走私辩护团队新增三件“··· 2023-02-03
  • 成功案例|亲办套路贷案件成功打掉“恶势力”及关键事实,获轻判 成功案例|亲办套路贷案件··· 2023-01-31
  • 成功案例|亲办走私普通货物罪案件获不起诉 成功案例|亲办走私普通货··· 2023-01-30
  • 成功案例|发行虚拟货币被控诈骗罪,成功打掉“操纵币价” 成功案例|发行虚拟货币被··· 2022-09-30
  • 全案取保||化妆品电商涉传销案件,如何为销售人员取保? 全案取保||化妆品电商涉··· 2022-03-12
  • 虚拟货币“矿工”涉嫌诈骗罪,37天成功阻击批捕 虚拟货币“矿工”涉嫌诈··· 2022-03-08
  • 改判、缓刑|L某参与虚拟货币发币、交易平台涉嫌诈骗罪,组织、领··· 改判、缓刑|L某参与虚拟··· 2021-03-12
  • 取保|X某参与新零售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罪一案 取保|X某参与新零售涉嫌··· 2022-02-12
  • 杨天意的最新文章

  • 虚拟资产涉传销案件,电子数据提取的合法性是有效辩护的重中之重 虚拟资产涉传销案件,电··· 2024-01-10
  • 发行数字货币被控集资诈骗罪,认定具有立功情节的专项法律意见 发行数字货币被控集资诈··· 2024-01-08
  • 虚拟资产涉传销案件,不是所有的返利都是“层级返利” 虚拟资产涉传销案件,不··· 2024-01-05
  • 使用非法集资获取的数字货币炒外汇构成自洗钱吗? 使用非法集资获取的数字··· 2023-11-30
  • 币安赵某鹏认罪事件启示录 币安赵某鹏认罪事件启示··· 2023-11-29
  • 威胁、诱供、指供、骗供,不能视为正常的讯问方法! 威胁、诱供、指供、骗供··· 2023-10-31
  • 如何以“疲劳审讯”为理由,排除非法取得的口供? 如何以“疲劳审讯”为理··· 2023-10-31
  • USDT为何会成为“自洗钱”的重灾区? USDT为何会成为“自洗钱··· 2023-10-12
  • 虚拟资产“自洗钱”,如何与消费处分行为进行区分? 虚拟资产“自洗钱”,如··· 2023-10-12
  • 美容院销售的减肥产品中含有违禁成分,是否一定构成销售有毒、有··· 美容院销售的减肥产品中··· 2023-08-31
  • 虚拟资产涉传销案,层级的认定应当按照组织层级还是返利层级? 虚拟资产涉传销案,层级··· 2023-07-18
  • XX集团被调查,可能涉嫌哪些罪名? XX集团被调查,可能涉嫌··· 2023-06-08
  • 为何催收债务会涉嫌寻衅滋事罪? 为何催收债务会涉嫌寻衅··· 2023-06-08
  • 窃取比特币被控非法获取计算机信息系统数据罪,如何无罪辩护? -··· 窃取比特币被控非法获取··· 2023-05-09
  • 黑客使用技术手段窃取比特币,应如何定性?-区块链涉刑事犯罪研究··· 黑客使用技术手段窃取比··· 2023-05-08